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妖孽,还不显形 > 第91章 法相虚影战金丹

第91章 法相虚影战金丹(1 / 2)

噹!

孤山尾针狠狠的撞在了一道黄色的真气罩上。

只见顾真人身上的甲胄大放异彩,一道黄色的真气罩将他笼罩。

强如孤山尾针,也破不了防。

只不过,孤山尾针有一山之力,挡得了它的锋锐,那甲胄却并不能完全抵消这股强大的冲击力。

所以顾真人被连人带甲胄撞飞了有三五丈远。

“下品灵器!好东西!”顾真人看着半空中的孤山尾针,眼中的羡慕毫不遮掩。

无论是他这身戊土甲胄,还是手中的血鸣长剑,都不过是法器。后者是上品法器,前者甚至只是中品法器。

别看听起来和下品灵器貌似差了没多少,然而这却是本质上差距。

上品法器的终点,大概率就是极品法器了。

而下品灵器有充足的辅料和锤炼的话,晋升成为中品灵器乃至是上品、极品灵器都不无可能。

而现在,一个山野散修手中,竟然就有一件珍贵的下品灵器。

你让顾真人如何不羡慕?

他堂堂金丹修士,手头也就只有几件法器,人比人,真的气死人。

不过顾真人也理解。

也就是在这种穷乡僻壤,出了好东西没人争抢。资源配置才会出现这种不均衡的现象,以至于某些人无“德”有财!

若是在江城这种地方,但凡德不配位、德不配财者,一定会遭反噬的。

健全的体制,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是金子就一定会发光,但同时也杜绝了一夜暴富和一步登天的可能性。

“死!”

顾真人手中血滴再现。

嗖的一声。

许渊的身躯又被洞穿。

还是眉心。

杀人斩眉心,这是高阶修士交手的基本素养。

因为眉心深处有识海,很多高阶修士身死而魂不灭,哪怕被斩掉了脑袋同样有一战之力。

从这里就可以看出顾真人绝对是合格的宗门修士。

寻常散修,是不知道这么多诀窍的。

然而还是一摊墨汁洒下。

许渊又从某个阴影中钻了出来。

“很能糊弄人的分身傀儡之术,虽然远没有身外化身来的神异,却也算是有诸多妙用。”顾真人点点头。

这个许渊超出他预料太多。

然而越是这样,这也就越意味着,当他击杀了此子之后,收获可能也就越丰盛。

这种散修往往喜欢把所有好东西都带在身上,所修功法估计也在。

毕竟没有宗门、师尊传授,一切东西都有迹可循。

理论上许渊现在展现的一切手段,顾真人后续都能得到。

他岂能不开心?

但也就是这一瞬间,顾真人陡然汗毛炸立。

危险!

戊土甲胄,黄光勃发。

然而一道剑光却凭空出现在了光罩之中,穿越了戊土甲胄的防御,直冲顾真人而来。

千钧一发之际,顾真人一个扭头。

扑哧!

他的面颊上,出现了一道寸长的剑痕。

伤口虽小,然血流不断。

眨眼间,他已然是半边脸都被染成了血色。

“啊!竖子好生阴毒,竟然敢偷袭于我,你当真是不想活命了!”顾真人化作一道血光,瞬间重回血色巨人体内。

有法相虚影护体,他才算安全。

法相境,已然开始参悟世界规则。

所以这法相虚影,也有规则之力庇佑。

哪怕再出神入化的进攻,也得和法相虚影硬碰硬之后,才能够到达顾真人身前。

方才他托大,差点遭了殃。

但现在,他不会了。

只见顾真人手中凝练出了一枚血球。

砰!

血球炸裂。

无数之前的绝命血滴四射而出,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朝许渊涌去。

也直到此时,许渊才知道,这顾真人方才不过一直在戏弄他罢了。

抵挡一滴血滴,尚且需要他消耗一尊墨影分身,现在这千百滴,他该如何是好?

而且墨影分身并非无穷无尽,每次发动就只有两尊。

短时间内还很难发动第二次。

噹噹噹!

关键时刻,千机伞撑开。

青色光盾如同幕布,将“血滴”尽数隔绝,只留下不绝于耳的噹噹噹的声音。

顾真人承认,他酸了。

又是一件下品灵器!

还是罕见的防御类灵器。

这种保命法宝,价值往往比攻击类法宝高一两个档次。

毕竟打不赢也就是丢人,守不住那就要丢命了!

而就在这时,鳖丞相还在时不时的撕咬血色巨人。

不得不说,配上那凶恶的蛟首,说是铁血凶兽也不为过。

鳖丞相的战斗力,简直爆表。

“烦死了!”

顾真人的怒气逐渐上涌。

他看到的好东西足够多了,也酸够了,他准备收割战局了。

轰!

只见他咬破了自己的指尖,然后用血画了一道符咒。

符咒加持!

猛然间血色巨人身躯再度膨胀。

从三丈变成了五丈。

虽然依旧不及鳖丞相雄壮威武,但二者的气势已然完全不同。

砰!

血色巨人一拳砸下。

强大的冲击波横扫四周,一时间周遭飞沙走石,尘埃四起。

鳖丞相四肢一摊,再也站不起来。

他背上鳖壳被砸出一个很大的凹陷,壳上碎片四溅,惨不忍睹。

如果再补几下,鳖丞相很有可能被活活打死。

幸好,顾真人对许渊更有兴趣一些。

确定鳖丞相再无还手之力之后,血色巨人迈步走向了许渊。

战局,愈发不妙。

因为先前鳖丞相逃命的缘故,此时他们已经远离了麓镇。

许渊遥望麓镇,心头无语。

城隍爷,师尊大人,你们当真不插手一下?

这特么可是一位金丹修士!

城中。

两位老人家正在城隍庙弈棋。

“你这崭新的城隍庙,你那石像上的金箔,你这香火红烛,哪样不是我那许渊徒儿为你置办的?”张真人白旗落子,“现在他有性命之忧,你就不能为他破戒出手一次?”

城隍爷无语,黑棋落子之后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?我苟且千百年,为的就是这一个机会。现在出手,岂不是功亏一篑?”

“再说了,比起我来,你出手方便的多,你又为何不出手?”

张真人站起身来:“我若出手,我师弟便不会前来。我号称算尽苍生,但我那师弟,唯一能够算尽的便是我!”

“那我们就这么看着那小子死?”城隍爷戏谑的问道。

张真人道:“也不至于,他身上还有很多潜力没有挖掘出来。这顾真人不过是初入金丹的修士罢了,有鳖丞相这等气息悠长、距离金丹仅有一步之遥的精怪助阵,许渊能撑住的。”

“反倒是那个在一旁鬼鬼祟祟的家伙,聪明却不够果断……算了,我还是走一遭吧,都说麓山来不得,他既然来了,总得留下点什么才行。”

说完,张真人屈指一弹,幽月轮破空而去。

两位老者继续下棋,不亦乐乎,毫无人性。

……

“你要这个是吗?”许渊看着顾真人,不断后退,同时掏出了往生柳枝,“我给你,你饶我们一命!”

www.uubqg.cc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我体内有仙府 从黑山老祖开始 我在江湖逃亡的日子 阴曹地府:活人只有我自己 家里有门通洪荒 苍天当死 妖孽,还不显形 我于世间开仙道 我有一个资源挂 开局吞了六魂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