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18 废了!(1 / 2)

深市的黑夜下。

灯光宛如繁星,铺在地面,哪怕是月球上都可以看到灯光密布。

很神奇的一个城市。

发展也是最快的几个城市之一,大城市的特点,大概就是大,特别大,一个区,就和很多小城市差不多大。

李民达家住的离叶修家很远,还是那个老小区。

屋子里灯光暗淡,只有柴犬在动着耳朵,似乎要把听到的声音,排出去。

显然,效果不怎么样。

卧室里。

钱馨已经睡下,旁边的李民达看了看熟睡的钱馨,长长的叹息一声。

薄被盖了一半,一个桃心熊毛若隐若现。

伸手揉了揉腰,又揉了揉腰,再揉了揉腰,感觉卵用没有,不过,李民达有一次发誓。

再也不去洗浴中心了。

这是第八次发誓。

“也不知道在哪里学的,简直要人老命!”李民达喃喃自语。

转,高,低,贴,咬……哎!

钢铁侠都怕绕指柔,何况他不是钢铁,都特么一动不想动了。

嘀嘀咕咕半天,李民达刚躺下去,钱馨一个转身,就把被子夹的死死的,抱着就算了,还夹着。

他没得被子了。

都被抢了。

钱馨完全不给李民达一点机会盖被子,虽然快到七月的时候,并不是太冷,但是晚上的时候吹空调,就不一定了。

李民达看了看空调上的十八度。

“……”

这是故意的?还是没睡着?装的?

李民达很怀疑。

看了看钱馨,好像不是假装睡着。

“有些女人,往往一转身,就是一被子,为她感冒,为她发烧,为她吃药,为她难熬。”

没反应。

钱馨是听不到他的嘟囔的,她累的很,这会儿已经睡着了,而且睡的特别沉。

完全没有醒的意思。

李民达呼呼吹她,被钱馨下意识一巴掌,然后李民达就懵了。

啪!

响亮。

曹操:吾好梦中杀人。

“原来曹孟德说的都是实话。”李民达不可置信。

真有人把老公当蚊子打的。

看着钱馨熟睡的样子,李民达安安静静的躺在旁边,不敢再作妖了。

主要是怕钱馨再给他来一下,脸上火辣辣的疼,他有点后悔了。早就知道钱馨睡觉不老实,但是没有想到,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。

造孽啊!

天作孽有可活,自作孽不可活。

李民达安静的躺好,一动不动,和木头人似的。

调高空调。

被子,不要也罢!

“不知道主持那边怎么样了,有没有被李想一顿暴揍,还有项宇那个家伙,要是只有我自己被教育了,有些不公平啊!”

委屈可以分担,伤害也是可以的。

大家一起受苦,总好过他一个受苦。

没错,这种感觉,就是受苦。

李民达的思绪开始飘远了,巴不得大家都是一个待遇,才显得不是只有他自己那么可怜。

刚到家就被一顿批评,被钱馨揪着耳朵问:

答应的,为什么变卦,为什么又去洗浴中心?

他不知道怎么说,只是去洗澡,没去干其他的什么。

他很老实,叶修和项宇也是。

比起来,隔壁那些声音,才是…那什么…音。

他们几个老实巴交,完全没有那些想法,虽然大家挤眉弄眼的赌对方多少时间,结果对方只是个五分钟。

李民达输了。

他没想到对方如此弱。

连这种五分钟都去玩的花里胡哨限的,他李民达,可以说对媳妇没有任何对不起。

天地可鉴,仁至义尽,掏心掏肺,这是真爱!

钱馨对他也是掏心掏肺,什么都没有了,涓滴不剩!

不是掏心掏肺是什么?

腰子都在哀嚎,都在控诉,都在反抗,都在罢工。

感受了一下若有若无的老二,李民达感觉它已经疲惫到慵懒。

保留了生物基本功能以外,完全没有其他的作用,这样下去,会不会萎靡不振?

李民达摇摇头:“不能自己吓自己!它没事!”

起来啊,你起来啊!

它不听。

李民达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城市另一边,叶修的小区里,项宇家灯光还亮着。

很显眼,其他家都熄灯睡觉了。

他们家独树一帜。

房子客厅里,项宇小心翼翼的看着沙发上的顾笙。

翘着二郎腿的顾医生,在疯狂的试探他,意图找到。他的脆弱防线,然后趁虚而入。

可惜大家是同行。

没有用的。

“大妹!我就是被迫的,叶修太热情了,没实在是办法拒绝,而且我们家也是做这个行业的,你知道的,我就是去看看别人家的服务和装修!”

“学习一下!”

项宇开始狡辩。

扯了一个很合理的理由,理由和借口都有,让这话听起来毫无问题。

双管齐下嘛。

顾笙看着他没有说话,只是心累的靠着沙发。

没想到,叶修说带坏她男朋友就真的做了。

顾笙刚开始还以为是开玩笑的,没成想,居然……真去了!

“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,千防万防,家贼难防。”顾笙叹息。

自己家大傻子自己去的,她也不能说什么。

叶修只是说,他是行动了。

看着项宇,顾笙大眼睛里,写满了不敢相信:“你怎么就去了?你答应我的呢?你就不记得了?”

答应的好好的,转头就去了。

渣男。

项宇:“……”

实在是叶修太热情了,而且,又是他的媒人。

这不能直接拒绝,而且他不太会。拒绝人。

哎,就没办法!

本来不想去的,但是叶修一直说,没什么问题,很隐蔽,很安全,不会暴露。

结果……啥也不是!就这样就被知道了。

还说会帮忙遮掩一下,结果,他跑的干干净净,自己和李民达落网被抓,被教育。

死道友不死贫道,大概说的就是叶修这种。

狗贼无耻。

是好了对兄弟两内插刀的,结果就是这样,什么都没有驰援。

连解释都没有。

“媳妇儿,我保证,我以后不敢了!”项宇保证。

先过了眼前这个事情,再图其他的。

顾笙看着他,缓缓说道:

“这个话,李民达已经说了七八次了,每次被钱馨发现,他都是这样说的,结果最后还不是死性不改?”

“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做到?你的直觉吗?”

“呵呵!”

李民达一直死性不改,钱馨很头疼,已经在群里说过很多次了,让大家帮忙想想办法,看看能不能治治老公。

李想给她支招了,具体怎么做的,顾笙不知道,只是知道效果好像还不错。

项宇摇摇头。

“我和他不一样的,我说不去,我就不去!”项宇信誓旦旦。

准备先把这个事情盖过去。

过去了就好了。

顾笙:“……”

李民达也是这样说的,顾笙感觉,项宇也要开始逐渐沦陷了。特别是和叶修住一个小区,顾笙觉得他们以后会是常客。

这就很特么的了。

顾笙揉了揉头发:“洗浴就那么好玩?”

顾笙没去过。

www.uubqg.cc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穿成攻略游戏的绿茶NPC 妄与她 单方面已婚 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 重燃2001 无声的世界,还有他 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从零开始拯救世界 花都最强老板 咸鱼他想开了